希腊的古金饰审美艺术

————— ❉ ❉ ❉ —————

古希腊人被认为是西方古代文明从美术造型到工艺制作和审美的最高成就者。希腊文明并非生长于肥沃的土地,而是根植于丰富的思想。这片贫瘠多山的土地除了橄榄树,几乎不长任何有用的东西。希腊人的崛起依赖于他们的商业和航海,勇敢和冒险,开拓和殖民。希腊人带着他们的哲学和史诗、美术和工艺,沿地中海和黑海沿岸复制出一个个希腊式城邦和殖民地,甚至远至亚洲帕米尔高原以西的河谷平原都曾受到“希腊化”的洗礼。

希腊的珠宝珠饰从造型设计到工艺制作都是古代世界的佼佼者,黄金珠饰更是耀眼夺目,工艺和样式至今仍是西方珠饰设计的灵感源泉。早在青铜时代,希腊人就已经用黄金制作所有可能的题材和器物,包括花冠、面具、项链、戒指、耳环、臂钏、手镯、胸针、发饰、腰带、衣饰、坠子、饰片、容器、武器以及后来的金币,使用过的工艺在后世的匠人也无创新。

————— ❉ ❉ ❉ —————

星空凝望者

基克拉迪群岛散布在希腊半岛周围的爱琴海,这里曾是希腊青铜文化(c.3200 - c.1050 BC)的组成部分。尽管基克拉迪群岛的珠饰乏善可陈,但是他们制作的大理石小雕像造型简约,以相同的姿态站立,朴素而静默,其中以一件被称为“星空凝望者”的少女雕像最为动人。希腊人的审美从一开始就立意不凡。

星空凝望者

雕像高9英寸(22.86厘米)

石质洁白 造型简约

凝望星空的少女优美无邪

默默站立 有如思念又如敬神

————— ❉ ❉ ❉ —————

米诺安 - 消失的神话遗留在珠饰上的印记

米诺安被认为是希腊的前文明,米诺安人最早的黄金珠饰出现公元前1800年前后。米诺安文明发生在离希腊本土不远的克里特岛上,从公元前2700年持续到公元前1400年,是欧洲最早的文明,史学家威尔﹒杜兰特称她为“欧洲文明的第一环”。

米诺安人从公元前1800年前后开始制作黄金和其他贵金属的珠饰和器物,其中以印章戒指为特色,这与原材料的发现和贵金属工艺的发展有关。由于金属工艺的可能性,不同于半宝石材料上简单的几何图案和单独的动物形象,米诺安人能够在大约长2厘米、宽1.5厘米的戒面上布满线条优美的人、神、动物、花草、道具和故事场景,那些场景展示的是米诺安人的神话和生活乐园。

印章戒指是米诺安黄金珠饰的典型器

工艺的可能性带来了题材刻画的创新

米诺安人可以在方寸之间表现故事性场景

人物 树木 花草 器具和背景均造型优美 布局生动

故事和场景在米诺安壁画上有相同题材

在之后的史诗和文献同样得以解读

米诺安人的黄金项链和坠子

出自克诺斯宫殿遗址

同样的形制在米诺斯宫殿壁画上也能见到

位于希腊本土的迈锡尼也制作同样的项链

埃吉纳岛珍宝

这批黄金珍宝于1891年在埃吉纳岛发现

包括黄金和半宝石制作的

珠子 坠子 项链 耳环 手镯 戒指 饰片 发带 容器

年代为公元前1850至公元前1550年之间

————— ❉ ❉ ❉ —————

迈锡尼 – 海伦的珠宝

迈锡尼文明(公元前1900 - 前1100年)是希腊的晚期青铜文明,以海因里希﹒谢里曼在希腊伯乐奔尼撒半岛发掘的迈锡尼城命名。迈锡尼受米诺安文化的强烈影响,这些影响经常反映在珠饰珠宝的题材、形制和工艺上,包括黄金制品。

尽管迈锡尼人擅长各种手工制作,但是被人铭记的却是他们的好战,这就是《荷马史诗》描述的特洛伊战争。斯巴达王后海伦随特洛伊王子帕里斯私奔,希腊联军以夺回海伦为借口发起了长达10年的特洛伊战争,实则为争夺达达尼尔海峡的控制权,最后使用著名的木马计将特洛伊攻下。

无论战争为何,海伦私奔时都戴着迈锡尼最精巧的工匠制作的珠饰。1873年,德国冒险家、考古学家海因里希﹒谢里曼在土耳其发现 “普里阿摩斯珍宝”,谢里曼的妻子索菲亚曾将那些黄金珠饰穿戴起来,称其为“海伦的珠宝”。

普里阿摩斯珍宝

索菲亚是德国考古学家谢里曼的妻子

谢里曼在土耳其北部发现了这批黄金宝藏

他声称该地即是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城

斯巴达王后海伦曾跟随特洛伊王子私奔至此

谢里曼用特洛伊城国王普里阿摩斯的名字

命名了这批珍宝

迈锡尼黄金容器和兽头

手镯多为女性金饰

有时男性也可佩戴

半宝石镶嵌和雕刻的题材均自然写实

耳环为女性饰物

题材在所有金饰中涉及最广

最后一图出自塔克西拉(现巴基斯坦白沙瓦)

是希腊化美术在亚洲与当地审美的结合

戒指是希腊人重要的珠饰

男女皆可佩戴

不单是装饰的功能

也是身份标识和用于权利移交仪式

坠子 胸针 发饰

希腊人的各种黄金小件从不马虎

毫厘精工成就自然健康的审美

————— ❉ ❉ ❉ —————

因为题材和篇幅所限,我在《中国古代珠子》和《珠子的故事》中都只是浅显涉及希腊人的金饰。这篇短文的容量也不容深入,只是尽量面面俱到,列出古希腊人各类金饰金器的典型器。希腊人的黄金改观了我对黄金的印象,我在第一本书《中国古代珠子》的最后一章写道:

“对于金饰,我们多少有些成见,古代中国的传统是神秘的玉作而非黄金等贵重金属,我们会觉得黄金制品比较俗气,因为这种金属本身就是硬通货币,是比较赤裸的财富。但是当你看了古代希腊人、古代伊特拉斯坎人和罗马人的金饰,就会发现黄金的细腻之美。虽然这种贵重金属就是价值本身,但是那些古代工匠在意的却是工艺本身和如何利用工艺制作美的东西,你会看见他们是多么认真地利用了这种金属所具有的全部优点:熔点低、延展性好、可塑性强、耐腐蚀、不生锈而且永远光艳如新。黄金本身就是财富,黄金资源的稀有和开采难度使得它经常与不仁联系在一起,就象南非钻石经常与血腥和不法相联系,这使得我们对财富也有成见。但是财富引发的恶行并不比财富带来的好处多,财富并没有什么不好,对财富的欲望引发的恶行很多时候是能够避免的。”

首页时政